一只从未吃过鱼的猫

守站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   从未吃过鱼的猫

      山脚下,安静的躺着一条蜿蜒的铁轨。旁边是一座低矮的瓦房,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信号塔。

       屋内传来一阵劈柴的声音,老人用力的挥动手里的斧子,一旁是已经劈好,码起有一人高的柴火堆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停下手中的活,走向里屋的书桌,拿起一张报纸,撕成两半,将其中之一卷成细长的纸筒,舌头舔了舔,使最外面的两层黏在一起。从抽屉中取出一包塑料袋,去除几层包装,捻了一些已经晾晒好的烟叶装进纸筒。点起用力的吸了两口,大口的喘着气,眯起眼睛望着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火车每两天才会经过这里一次,而且每次都是晚上。经过之时,喇叭轰鸣,地面随着铁轨而震颤。除此之外,这里便别无它声。铁轨处于深山之中,人迹罕至。老人早已经习惯,周围的一切他都非常熟悉。屋子后面是一块不大的菜地,规整的种着几种蔬菜。早些时候菜地是没有围栏的,某天早上,老人发现菜地被几头野猪糟蹋,便在四周埋插了一些木棍,从山上挖来一些藤条,把它们缠绕在菜地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晌午一过,老人拿起斧子,跳下月台,走在铁轨上。用斧背敲打铁轨,检查是否有松动,这是他最喜欢也是最习惯的事。即便这些事情有专门的检修人在做,但他们一周才经过这里一次,老人有些不放心,便自己做起这事来。哼着小调,仔细的检查一颗颗螺丝,顺着铁道向南,一直到傍晚才回来。原本弯曲的身体在夕阳下显得更加佝偻,相同的是仍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   老人回到家,下了一碗工人们送的手擀面,用冷水过一下,劲道的很。浇一勺卤汤,泼一层蒜汁,鲜香扑面。吃完饭刚放下碗,检修队正巧路过。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搭起了话:

      “大爷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吃了呀,刚撂下,今天你们咋那么慢呢,之前不是下午就过来了吗,这会太阳都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上段有些问题,耽误了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“噢,那你们不用向南了,我已经检查完了。来,坐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大爷,我一定向领导反映反映,多给你发点福利。”

      “其他福利不用,就这手擀面多给我来点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面条管够。哈哈…”

       说着几个人跳上月台,走到老人身边。聊了许久,老人始终觉得对方愁眉苦脸。 咋了这是,霜打的似的呢?

     “大爷,你知道,我们这个工作吧,条件艰苦,工资又少,局里给分配的几个小伙子有点熬不住,想走。你说我这换了一批又一批,本来人就少,愁死了。” “现在的年轻人不就这样嘛,哪有我们年轻时候的干劲啊。” “唉,说起这个,大爷你在这很多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快20年了…”

     “你咋还在坚持呢?,不回家养老啊?”

      老人一阵剧烈咳嗽,扔掉了手指间夹着的仅剩的烟头。望着铁轨,铁道旁暗黄的路灯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 “车来啦!”老人大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山里传来火车喇叭特有的声音,两束强光透过树林穿过来,原本快入夜的屋子变的透亮。

       老人眼睛睁的溜圆,盯着树林里快速驶来的光亮,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火车快速的通过。

       老人又点起一根烟说:“你看,我这里平时安静的很,也没有亮光,只有它经过的时候,才会热闹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评论

© 一只从未吃过鱼的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